首頁 > 最新活動 > 英文學習情報 > 【世界英文】英國脫歐 將加速「歐式英語」野蠻生長!

【世界英文】英國脫歐 將加速「歐式英語」野蠻生長!

英國脫歐,帶動歐盟未來政治和經濟的巨變。除此之外,語言專家也指出,它也會影響歐洲人使用英語的方式。在英國離去之後,歐盟國家使用英語的機會不只不會變少,還可能會加速發展出一套文法和詞彙具有明確特色的「歐陸式英語」。

去年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,法國南方小鎮貝濟耶的市長梅納爾(Robert Menard)曾熱烈慶祝「英語在歐盟不再有合法地位」,法語終於有機會揚眉吐氣,成為歐盟主要的共通語言。

不過這位法國佬可能高興得太早。按照語言學家的觀察,英國脫歐之後,英語不但不會消失,甚至可能在歐陸加速野蠻生長,進而發展出一套「歐陸英語」(Euro-English)。

在歐洲,一些非英語母語國家的人使用的英語語,跟英國人有明顯習慣用法的差異。比如他們把手機稱為“handy”而不是”mobile phone“,發簡訊叫做"SMS”不叫“text”。

2017年9月13日,英國倫敦反脫歐民眾手持英國與歐盟國旗抗議。(東方IC)


而受到歐盟各個國家官員們和民代使用英語方式的影響,一些英語詞彙也出現了微妙的變化:

eventual:英文原意是「最終的」,但在歐式英語裡類同於「有可能的」。

actuall:英文原意「真實的」、「實際的」,歐式英語意思是「此刻正在發生的」。

semesterl:英文原意「學期」,歐式英文指的是「六個月的期間」。

在歐盟的官式文件裡,還有常出現一些歐式英語,是看起來像英文,但實際上是新造的字。例如:

planificationl:其實就是"plan",意思是「執行計畫」。

conditionalityl:相當於"conditions",指「條件」。

actornessl:"actor"加上名詞詞尾"-ness",「行為者的角色」、「行為者的相關屬性」。

為了避免歐盟官方的英語造成歧義,歐盟審計法院特別出版了《歐盟誤用的英語詞彙與用法》,列舉了上百個歐盟文件中,會讓英文為母語的人覺得奇怪的用法。

編輯這套誤用清單的歐盟資深譯者加德納(Jeremy Gardner)認為,既然歐盟文件的英語版本,是以英語為母語的英國人或愛爾蘭人為目標讀者,「因此我們使用的英文,必須遵循並且反映英國和愛爾蘭的標準用法。」

瑞典耶勒夫大學的語言學家莫迪亞諾(Marko Modiano),最近在《世界英語》期刊發表論文,他認為在英國脫歐之後,歐盟使用的英文,不再以英國人為目標讀者,它將成為非英語母語的人們彼此溝通的工具,促成「歐式英語」的加速發展。

目前英語在歐洲,已經是不同母語的人們溝通的主要共同語言(franca lingua),而且英語主導的趨勢正快速成長。94%的歐洲中學生學習的外語是英文。如果再加上英語在亞洲、北美、大英國協的通行,以及網路社群媒體使用的普遍,都讓英文成為第二語言的人們選項。

有些人主張英國脫歐之後,應該把英文移除歐盟官方語言的地位。不過莫迪亞諾認為,英國脫歐讓英語成為歐盟各國溝通時的中性選項,反倒會帶動英語的流行。扣除掉英國六千萬以英語為母語的使用者之後,以英語為母語的人(愛爾蘭與馬爾他)只佔了全歐盟人口的1%,這讓歐洲人使用英語時,有平等溝通的立基點。而且,在扣除英國人之後,有38%的歐洲人以英語為第二語言,這讓英語成為最廣泛使用的語言。大幅領先德語(以德語為母語或第二語言的人有27%)和法語(24%)。


真正主要的改變,可能是英國人再也管不著歐洲人怎麼說英文。歐盟不會再有《歐盟誤用的英語詞彙與用法》這類的參考手冊,來規範英式英文的標準。這會讓歐式英文在未來發展成類似美式英文或是澳洲英文、印度英文、甚或新加坡英文,有自身詞彙和文法的特徵,可被其他使用者理解。

歐式英文自律發展規則的例子:「我來自西班牙。」

英式英文說法:I come from Spain.

歐陸英文說法:I am coming from Spain.

這類的共同語有不少前例可循。不同母語的人們在一起合作時,往往會發展出一套共同語,這類的語言稱之為皮欽語言(pidgin,或稱混合語言、洋涇浜、別琴),它們是「無人以它為母語的共同用語」。它們往往用借用原本母語創造出新字詞。未來的歐式英語,可能像現在的美式英語或澳洲英語一樣,有自己一套規則,被寫進他們自己的英語教科書裡。

長期翻閱外表已斑駁的《牛津英語詞典》。詞彙的定義,不時會隨著使用者和時間而演變。(東方IC)


*文章取自:鏡週刊*